首页 > 新闻动态 > 媒体报道 > 正文
【广州日报】非一般医生| 35年“老影像”:我为自己的工作感到自豪
来源:广州日报(2019-08-19)  责任编辑:宣传处   发布日期:2019/8/19 16:29:05  查看次数:1048 次

南方医科大学珠江医院影像科主任全显跃教授从1984年参加工作以来,一直都在影像科,至今已经35年。“一开始也没有想过会分到影像科,大家都是想做外科医生、心血管医生一类,对这种安排多少会有一点点失落吧。但是我们那个年代的年轻人,都是对去‘最需要的地方’有一种纯粹的使命感。”全显跃说,他很快就适应了与各种影像打交道的生活,还发现自己满适合这个岗位的。

两代影像科医生都不轻松

“现在的影像技术和设备跟三十年前相比不可同日而语。技术日新月异,人们印象中的那种射线、辐射一类的伤害,其实也早就越来越细微了。但上个世纪的八十年,还真就不一定了。”全显跃回忆说,那时候的常规的影像检查还是以X射线为主,只能做一些基本的诊断,很多诊断是做不了的。当时还有胃部检查的“钡餐”,老一辈的影像人,还真的不少人,一次检查下来,双手食指都是黑的,很久都不能退去。

不过,虽然如今不用穿着厚厚的铅衣,但年轻的影像科医生也不轻松。数字化的CT、MR等影像设备可以做到很多以前X光无法做到的事情,给临床医生提供一双“慧眼”,但越来越精密的设备,拍摄出来的影像帧数也是海量的,你要在这些精细却繁琐的影像中,分辨出哪些是有效的,哪些是无效的,哪些病灶的“影子”藏在其中不能“被放过”,这也是需要经验,需要“火眼金睛”。“学术交流的时候,影像科的同行里面,我会发现年轻人里十个倒有八九个是戴着眼镜的,我只能说这证明大家都没有‘偷懒’,都是勤奋合格的影像医生。”全显跃调侃说。

让愁眉苦脸等待“宣判”的病人眉间舒展 很有成就感

有的年轻人可能会觉得影像科不在临床的一线,处于“鄙视链”的底端,但对于这位35年的“老影像”来说,这根本不是问题。“治病的第一步是什么?是准确的诊断。影像科就是临床诊断的第一“战场”,做出了精准的诊断,是整个诊疗的关键第一步。我们是全科知识都要掌握,还要熟悉影像科本专业的操作和特点,更不用说技术和设备的发展进步一日千里,要适应这种变化,就要时时保持学习充电、自我更新的状态,这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。另外,病种也越来越复杂,需要借助影像诊断的内容也越来越多。影像科医生的任务也越来越重。”

“‘诊断’对于病人来说就是一种‘宣判’,病人是会很在乎的。很多病人拿着片子来到我们的诊室,他们因为未知的疾病而担心、焦虑,愁眉苦脸,又看不懂结果,当我们仔细地为他们准确地解释清楚病情,很多人的眉头就舒展开了,这对我来说就是一件特别有成就感的事。”全显跃说,凭借扎实的基本功,下功夫去帮病人解决第一步的问题,让人觉得很欣慰。

从容应对新技术的挑战

说到技术的进步,影像科躲不开“AI医生”这个话题。影像医生会被人工智能取代吗?全显跃笃定地说,这是不可能的。人工智能能够帮助医生处理很多繁琐的工作步骤,但是它只能是辅助。有时候还会受到“过于敏感”所困扰。而医生除了阅片,要做出精确的诊断,还得结合患者病史、临床表现等等,单靠数据是不可能的。

点击阅读原文